SCP小咖云

残疾人康复辅助器具费如何确定和承担?

浏览:0 作者: 来源: 时间:2019-08-08 分类:行业资讯
残疾辅助器具费按照普通适用器具的合理费用标准计算。伤情有特殊需要的,可以参照辅助器具配制机构的意见确定相应的合理费用标准。

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(2003):


第二十六条


残疾辅助器具费按照普通适用器具的合理费用标准计算。伤情有特殊需要的,可以参照辅助器具配制机构的意见确定相应的合理费用标准。


辅助器具的更换周期和赔偿期限参照配制机构的意见确定。


第三十二条


超过确定的护理期限、辅助器具费给付年限或者残疾赔偿金给付年限,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继续给付护理费、辅助器具费或者残疾赔偿金的,人民法院应予受理。赔偿权利人确需继续护理、配制辅助器具,或者没有劳动能力和生活来源的,人民法院应当判令赔偿义务人继续给付相关费用五至十年。


相关案例及法院观点:


(2012)鄂01民终6758号 2018年1月19日湖北省康复辅助具技术中心受姚彩云的委托,出具了湖北省康复辅助具技术中心[2018]辅助器具鉴定第18号司法鉴定意见书,鉴定意见:1.国产普通适用型小腿假肢,目前售价是贰万捌仟伍佰元(28500),待锁硅胶衬套,目前售价是捌仟陆佰肆拾元(8640)。2.假肢的使用年限是叁年一个更换周期,带锁硅胶衬套的使用年限是壹年一个更换周期。3.每个更换周期内,假肢的维修费用是其价格的10-20%,带锁硅胶衬套不需要维修。4.初、再次装配假肢及功能训练的时间分别是20天、10天左右。5.假肢及带硅胶衬套的更换次数,按当地诉讼法院人均寿命计算。


关于残疾辅助器具费的认定。根据最高人民法院《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第二十六条规定:残疾辅助器具费按照普通适用器具的合理费用标准计算。伤情有特殊需要的,可以参照辅助器具配置机构的意见确定相应合理费用标准。本案中,涉案事故造成姚彩云右下肢截肢,残疾辅助器具费属于姚彩云因生活上需要而支出的必要费用,故姚彩云主张的此项损失依法应得到支持。但姚彩云起诉前自行安装辅助器具所花费46074元的价格高于“鉴定意见书”中确认的国产普通适用型小腿假肢的价格,依据上述法律规定,姚彩云自行安装的残疾辅助器具费应按照“鉴定意见书”中确认的价格予以计算,故一审法院依据姚彩云的主张,全额认定其自行安装辅助器具所花费的费用不妥,本院对此依法予以纠正。经本院核算,姚彩云的残疾辅助器具费用应为163080元,即:(28500元×3次+8640元×7年)+(28500元×3次×20%)=163080元。由于一审中财保武汉分公司对该鉴定机构作出的“鉴定意见”并未提出重新鉴定的申请,为此,一审法院依据该鉴定结论,结合姚彩云的年龄、伤情、健康状况等因素,酌情确定残疾辅助器具的赔偿年限为7年,更换次数为3次并无不当。


(2013)鄂01民终8155号 本院认为,参照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第二十六条的规定,残疾辅助器具费按照普通适用器具的合理费用标准计算,伤情有特殊需要的,可以参照辅助器具配制机构的意见确定相应的合理费用标准;辅助器具的更换周期和赔偿期限参照配制机构的意见确定。第三十二条的规定,超过确定的护理期限、辅助器具费给付年限或者残疾赔偿金给付年限,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继续给付护理费、辅助器具费或者残疾赔偿金的,人民法院应予受理;赔偿权利人确需继续护理、配制辅助器具,或者没有劳动能力和生活来源的,人民法院应当判令赔偿义务人继续给付相关费用五至十年。本案中,张涛的残疾辅助器具费经司法鉴定,并未明确具体的赔偿期限,因此,一审法院直接以41年计算张涛的残疾辅助器具费依据不足,应予纠正。综合张涛的年龄及健康状况,本院酌情认定张涛残疾辅助器具费赔偿期限为20年,张涛的残疾辅助器具费应为330,000元(20÷3×45,000+20÷3×45,000×10%);超过本院确定的残疾辅助器具费给付年限,张涛确需继续配制辅助器具的,可另行主张权利。


(2014)鄂01民终6769号 关于残疾辅助器具费的赔偿年限问题。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第二十六条规定:“残疾辅助器具费按照普通适用器具的合理费用计算。伤情有特殊需要的,可以参照辅助器具配置机构的意见确定相应的合理费用标准。辅助器具的更换周期和赔偿期限参照配置结构的意见确定。”第三十二条规定:“超过确定的护理期限、辅助器具费给付年限或者残疾赔偿金给付年限,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继续给付护理费、辅助器具费或者残疾赔偿金的,人民法院应予受理。赔偿权利人确需继续护理、配置辅助器具,或者没有劳动能力和生活来源的,人民法院应当判令赔偿义务人继续给付相关费用五至十年。”虽然配置机构是按照当地人均寿命计算残疾辅助器具的更换次数,但司法解释规定对配置机构的意见只是参照,并非必须采纳;而且,残疾辅助器具费与残疾赔偿金的赔偿原则应当是一致的,本案中吴双喜的残疾赔偿金是按照二十年计算的,故残疾辅助器具费也应当按照二十年的标准计算,二十年后如果确有需要,吴双喜仍保有另行起诉的权利。综合本案具体情况,一审法院按照人均寿命计算残疾辅助器具的更换次数确有不当,本院依法重新确定残疾辅助器具费为337000元(大腿假肢费用28500元×20年÷3+假肢维护费用28500元×20年÷3×10%+带锁残肢硅胶套费用6400元×20年)。故人寿保险武汉支公司对残疾辅助器具费提出上诉的理由成立,本院予以支持。


(2016)鄂01民终5679号 参照湖北省的司法实践,一审法院酌情认定方珍的残疾辅助器具费赔偿年限为30年,超出了20年的合理期限,本院予以酌减。即方珍的残疾辅助器具费应为620400元,其中假肢费54600元/次×(20年÷3年/次)=364000元,假肢维修费54600元/次×(20年÷3年/次)×10%=36400元,硅胶衬套费用11000元/个×20年=220000元。但超过20年方珍确需继续配制残疾辅助器具的,方珍可以另行主张权利。


(2018)鄂01民终5904号 关于残疾辅助器具费的问题,残疾辅助器具费的赔偿期限根据受害人的年龄、健康等因素确定,原则上不超过二十年。超过确定年限后,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起诉要求继续给付残疾辅助器具费用的,经法院审理查明,赔偿权利人确需继续配置辅助器具的,法院可酌情判令义务人继续给付一定年限的残疾辅助器具费,故一审按20年认定残疾辅助器具费年限正确,本院予以维持。